嘿,你是猴子请来的救兵吗?

话不露骨却很真实,给你们

一只人文主义狗:

                             一 每次的恶战都让我哭的很惨


  其实我不算是一个孝顺的孩子,但是也算是一个懂事的人,在隔着太平洋的地方,我最渴望的可以下飞机看到你的笑容,不知道会不会泛泪。


  我有一半的性格养成都是因为我妈妈,她是一个检察官,也出生在一个司法世家,从小我就跟在她身边,在她加班的时候在检察院跟其他小朋友玩。待我长大一点,妈妈会组织活动带着我们初中班级去听现场庭审。等我再长大一点,开始懂得她跟我灌输的一切,开始形成我所有的政治思想和那些很不合理的理想主义价值观和愤青式的对现实的不满。她那段时间管少年犯,经常收到在狱中那些少年犯的来信,她总是哭着读完,说只要他们能有一点点改变,她觉得她做多少的努力都是值得的。我开始认识到公检法个人的伟大,她是信仰着共产党的,正如我外公以前总在我们的饭桌上讲革命的事情,但是她又是无能为力的,记得她坐在我房间说起她工作上的事情,说起她的女领导强制要求她更改起诉刑期,只是为了证明她讲的话还是有威力的,她说起她不喜欢新来的检察官,所以总是不跟他打招呼,所以最近总是无所事事,她时而会感叹,女儿,你不能留在这里,要出去。我们一起看新闻的时候,她会义愤填膺的讲着她所了解到的一切,但是又会时常提醒我中国共产党主旨是好的,出发点是好的,只是有些老鼠屎的影响力太大。之前的我会跟她讨论时政到两个人都沉默,我有时候奇怪作为一个已经中年的女人她满脑子都还是会关心着国家大事,她其实年轻的时候这么多理想抱负,最后还是被控制在体制之内,所以我有时候感觉她会把她的抱负强加给我,开始讲西方的好,推我出去。我只是在最近才逐渐放下所谓的历史使命和青少年的抱负,而妈妈却还在继续着,但是她一直都是那么了不起的女人,女强人,眼中总是有坚毅。


  她的确是一个好妈妈,如果说谁是我做了妈妈的榜样,那当然就是她。她知道我从小学开始就喜欢的人,还会时常跟我一起看帅哥。印象很深的是在高三,那时候暗恋一个成绩很好的学霸,一次晚自习下课后,我问她想不想看一下我暗恋的那个人,她就和我一起坐在车里,一直到那个男孩子出来,然后她不屑的说了一句那么丑。在高中毕业的那天晚上,我跟那个男孩子告白,被拒绝,我喝了很多酒,躺在妈妈的旁边,开始跟她一字一句的讲我和那个男孩子之间的故事,我忘记了我讲到多晚,妈妈就一直听,听我带着哭腔讲完整个故事,然后她说,说你们不是爱情我也不相信。她就是愿意听我分享我所有的一切,只要是我的真情实感的她都可以接受,所以直到我现在有了男朋友,她也是支持并且我感觉只有在她面前晒幸福才是真的感觉到很满足。所以,我一碰到什么事情,我总是会和她一起分享,不管是麻烦还是快乐,她总会像是一个朋友一样给我建议或者是陪我开玩笑,所以我有时候不理解为什么别人的妈妈总是以那么威严不容侵犯的角色存在,而我妈妈那么的和蔼。


  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们之前多了很多争吵,她的缺点,我跟她说过无数次,就是太过于强势,总希望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的身上,也总是会夸大说法。大概是母子有基因的遗传,我一碰到她就是暴脾气,一句话不对就会把自己锁在房间里,还记得出国前理东西,她因为不让我带一只小熊我们就吵了起来,她说占位置,我说我就是想要,是我出国不是你出国,我把自己锁在房间里哭的很厉害。每一次吵架都是我本不想,特别是近期的一次,因为她要求我再多带一点雅诗兰黛回去而我说我还要帮我哥哥带,她就开始说我表哥的坏话,就在视频里吵起来了,她突然关掉视频,我一下子就哭了,我是真的不想争吵,我想好好的回到家收到她的一个拥抱,然后给她看每一张我在这里拍的照片和每一个我愿意跟她分享的故事。只是我长大了,我觉得自己要做自己的决定了,所以反抗。但是每一次的争吵都足以让我撕心裂肺,变得很无助很无助。


  虽然有时候争吵过后会想起很多不幸福的事情,但是我的妈妈是绝对的好妈妈,我小时候一个人骑着摩托车送我上下学,直到现在的寒暑假中午也赶回家给我准备吃的,虽然偶尔她也会有点小躁怒,但是稍微过了几天,我们总会平静如初,什么事情都相互分享。


  妈妈,谢谢你,我爱你。


                                二 就算沉默也懂得是父爱


  早些年的记忆中我的爸爸不算是什么高大的形象,父母吵架的夜晚还有他给我的巴掌,但是这些都只是属于记忆中的部分,可以随时泯灭。


  他是警察,经常很忙,上次台风,他加班两个晚上一夜都没合眼,自从被调到新的岗位上之后,他每周都要加班,一次喝酒过后,讲起他的工作,我才了解到他承担着多么大的压力,真的算是整个社会的安宁有他功劳的自豪感。其实在我和妈妈谈论一些政治性问题的时候他总是不说话,不知道是不认同呢还是觉得我们幼稚,其实他在家里的确是不怎么讲话的,所以我也不确定他是否有着对工作的无限热爱对共产党的绝对忠贞。同大多数的父亲一样,我也是惧怕他的,像每一次小孩都会害怕警察叔叔,我也是经常感觉到他的威严的。记得高考填志愿,因为父母都是公务员的原因,我爸爸总是希望我走跟他们同样的路,而我看多了他们的点点滴滴或者是为人处事却怎么也对这些工作爱好不起来,于是就在志愿的问题上分歧很大。我记得那时候我发了整整满满的三条短信给他,说了我的理想我的安排和对新闻事业的热爱甚至还分析的就业情形,记得他过了很久跟了我回复,他说女儿,爸相信你做什么都能做好。


  最近跟爸爸聊天,虽然经常很忙找不到他,偶尔出现在微信群里,我经常抱怨说这里没有什么好吃的,或者是很想回家,他先是安慰着说快了或者是这可是你这么想去的地方呢,可是他也会说,快了,爸可盼着你回来呢。有了男朋友之后经常在父母面前讲起来,爸爸无理由的就说自己不喜欢他,于是在某一次聊天中,爸爸说,不要老是想着你男朋友,有空也想想爸。不知道爸爸是开始擅于表达了呢还是他的情感已经太浓厚了。初高中整整六年,我上下学全部都是由爸爸接送的,爸妈闹离婚的那段时间,正好赶上我的生日,因为我的生日在情人节,所以爸爸在学校门口抱了一束大大的蓝色妖姬送给我,就算我怨恨,也都消失殆尽了。


  在父母关系好转之后,做饭什么的都是由爸爸包了,他开始很认真的买了食谱跟我一起研究,我敢说我爸爸做菜那是真的好吃,我想念番茄白虾和冬瓜汤还有其他的一切一切。最近,爸爸问我回去了想吃什么,我突然想不出具体的什么东西,只是他做的都是最好吃的。我不知道我不在的这些时候,爸妈是不是天天都不在家里吃饭或是怎么样,只是确定不会再有一整桌的菜了,他们最多也就是匆匆完成。我对于爸爸真的不像是妈妈那么好,没有时常想起他,爸爸会很主动的说要求生日礼物,所以我在他生日那天给他买了一个无印良品的靠背和一件不是很贵的短袖,爸爸刚看到的时候并不是很开心,并嫌弃他们太便宜了。但是第二天,我就看到他穿上了那件短袖,把靠垫带到车上靠起来了。我知道只要我买的,他都会喜欢,他只是有点害羞,不敢在我面前说喜欢,但是我都看在眼里。


  跟妈妈比起来,跟爸爸的关系并没有那么亲密,也会经常有闹矛盾的时候,我因为懒,所以从来都是拒绝跟爸爸一起去爬山的,他有一次特别生气,就冲着我有点凶的说话,我当场就哭了,他生气的走了,但是过了五分钟他又回来把我带回家,虽然什么都没说。


   我不确定是不是父亲的形象都是沉默的,但是我爸爸应该就是其中之一。但是他真的像是典型父亲那种高大威猛的形象,让人很有安全感。


   所以,爸爸,谢谢你,我爱你。


                          三 你给我的幸福感分分钟都是真实的


  和小可爱在一起快一年了,从刚开始的不情愿到现在的你侬我侬,我知道小可爱爱的多辛苦。我明白每天晚上11点才下班的他还有回家陪我聊天到12点还不去睡,每天早上都有提早30分钟起来陪我聊天是多辛苦,甚至还要忍受偶尔无理取闹的我和我糟糕的心理状态。可是他是我最依赖的人了,什么事情只要一跟他讲了,我就觉得都放下去了,他是我最大的动力,他让我感觉到我的特别,也是他鼓励我来到lofter。


  我喜欢满满正能量的小可爱,他可以冲刷掉我所有的负面情绪,并包容我所有的自怨自艾,我喜欢他在facetime的时候弄鬼脸,然后又时常像是大哥哥一样帮我出谋划策,有了他之后,我的生活不知道阳光多少,我第一次感觉一个男人宠你惯着你爱你的感觉是多么的奇妙和幸福。


  从去年到我学校陪我吃饭,到今年,再到我来美国之后一有空就联系我,他从来没有做过什么真正值得我抱怨一句的事情,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这么幸运,可以拥有这么一个美好的初恋,一想到这些就满足的不行。要跟小可爱说的话经常说也经常写,他知道我也都懂。


  小可爱,谢谢你,我爱你。


                                 四 说不出的都是浓浓爱意


  我经常感到很自责,为什么父母小可爱都要这么辛苦的工作赚钱,可是我却整天无所事事,然后就自惭形秽说不出话来。所以当我看到这个话题的时候,看完其他人写的,就突然想说什么。写在这里的,有些因为语言水平不够还卡在脑袋里,但是都是真挚的热情的。


  可是但愿都在未来。去买围巾的时候,买了一条给爸爸,一条给小可爱,就觉得幸福的都要溢出来了。






最后想说,帮我寄束花给我爸妈吧,告诉他们


女儿在大洋彼岸,想念感谢你们


并且感觉到很荣幸有你们陪着我

评论
热度(194)
  1. 细嗅蔷薇陈冷淡 转载了此文字
  2. 呆子陈冷淡 转载了此文字
  3. 赵旋陈冷淡 转载了此文字
  4. 社会主义穷人陈冷淡 转载了此文字
  5. 迷途丫丫陈冷淡 转载了此文字
  6. 迷茫/亭陈冷淡 转载了此文字
  7. 枝同酥梨陈冷淡 转载了此文字
  8. 文林陈冷淡 转载了此文字
© 长亭 | Powered by LOFTER